Q拉风 > QQ签名 > 哲理签名 >

笑中带泪的qq哲理签名 那么多人帮你解围的却寥寥无几

类别:哲理签名 | 2014-10-24

只要结局跟你在一起,过程我怎么痛都行。

如果有天我走进你心里,我会哭,因为里面没有我。

岁月最终是孤独的一切都会消逝

曾经期待,现在不再期待,回忆成为一种奢侈甚至没有尽头

姑娘长点心吧,别把人海一粒渣当成河畔一朵花

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对你的这份感情到底还是不是爱

无妨爱我淡薄但求爱我长久

看热闹的那么多 能帮你解围的却寥寥无几

你们永远都不知道 被一米八个子的人抱着有多舒服

实在受不了,我把我的布娃娃给你强暴。

:别摸了!连我自己都找不到自己的胸在哪里。

虚心使人进步,进步使人骄傲,骄傲使人落后。

我以为天那么久,地就会长的。 谁知道还会有地震

那女人猛一看,挺好看,再仔细一看,还不如猛一看呢。

闹钟叫醒的只是我的躯壳,叫不醒我沉睡的心。

不好意思,我身上只有汗味,没有女人味。

笑中带泪的qq哲理签名 那么多人帮你解围的却寥寥无几

上课盼下课,上学盼放假,我的目标一直都很执着

如果你给我的和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么我就不要了

打算理发了,甩刘海甩的我脖子都崴了。

别到处嚷嚷世界抛弃了你,世界原本就不属于你。

其实我没离开过江湖,我只是长期在江湖底下潜水。

围棋大家都熟悉,马走田,象走日,来走,军长,哎哎,和了。

看着他的吃相,你很难相信人类会有灭绝的一天。

如果你做不了陈冠希,那你就好好学人家谢霆锋吧!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是原创的,可悲的是,很多人渐渐都成了盗版!

狂妄的人有救,自卑的人没有救。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以友谊的名义爱着,所以必须学会忍耐

结婚,不一定要是你最爱的人,却一定是最适合你的人。

父母忽悠孩子叫教育;孩子忽悠父母叫欺骗;互相忽悠叫代沟。

有时候你的生气并不是代表你的在乎,还有不信任。

要不是老师说不能乱扔垃圾,不然俄早把你扔出去了

现在的女人:后看,风调雨顺。前看,颗粒无收。

每个女人只能萝莉那么两年,而每个男人都能,大叔很长很长时间。

拽什么拽,再拽,就把你踹到南极去和企鹅跳华尔兹。

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男人来月经了,我会去卖卫生经。

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找去吧!

昨天晚上,我让蚊子咬了一整夜,第二天发现,我瘦了。

叮当猫是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的,因为它伸手不见五指。

人家的脑子起码还会短路,我连电源都没有。

据说脸大的人不能用触屏手机,因为一笑会把电话给挂了

就算不开心,我们也要没心没肺的大笑掩饰悲伤。

我不是有钱人的后代!但是我要做有钱人的祖宗!

你以为你是谁啊,煤油灯上盖的酒瓶,就以为自己是电灯泡

给我一场车祸,要么失忆,要么死,要么穿越

你并不懂那种想你念你痴你爱你心疼到窒息的感觉

本来单纯的友谊就是被那些舌头长的土狗玷污的一文不值

你并不懂那种想你念你痴你爱你心疼到窒息的感觉

病了几场我终于活成了百毒不侵的模样 

你对我的爱,就像金鱼的记忆,瞬间即逝。

我还记得我和你在小黑巷里的那个吻

让我们与所有的记忆握手,然后平静的说再见

青春的我爱你,现在我依然爱你

和一个人擦肩而过,衣服都擦破了,也没擦出火花

不让自己那么忧伤,所以抑制双重性格。

我们互相裸露伤痛,卸下了心房,彼此靠近。

你家洗厕剂和妇炎洁其实可以换着用,实用效果一样的嘛

喜欢你的人,要你的现在。爱你的人,会给你未来。

如果有一天我被你伤死了 那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爱情是一个笑话,笑死了别人,笑疼了自己

终于明白,在爱情里面,不是付出的越多就越有收获。

我要瘦成一道闪电 照亮所有猥琐的死胖子。

作业还没写完,我摊上事儿了,我摊上大事儿了!

生活一直都很简单,但是我们也一直都忍不住要把它变得很复杂。

据说,你流出来的眼泪,是你脑子里进的水。

春眠不觉晓,挂Q莫骚扰。突闻QQ声,实话有多少。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心若倦了泪也干了,爱一个人如何厮守到老

结束时已成为过去,只留下痛苦的记忆

遥远而不是未来,你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

在经历了支离破碎,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像一样开心的过活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是停尸房

分手后,你当我牺牲了我当你驾崩了,完事了

都说我们是祖国的花朵,为什么受伤的人都是我

我的记忆是不是活在长街的那头,而我的年轮却死在了长街的这头。

吃,我所欲也,瘦,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我了个去也。

只有一件事。我们很默契,你不联系我,我不联系你。

我本是不起眼的一个人,可你说,在你眼里只看得到我。

宅,是一种很不稳定的状态。只要一停电,就会退化成山顶洞人。

“你以为我傻啊?”“我以为你不傻!”

世界再大,大不过一颗心,走得再远,远不过一场梦。

若想人不知,除非小心点。

生活的悲剧性在于,我们老得太快,却懂事得太迟。

相关内容